当前位置: 首页 >> 讲述西美 >> 正文

李秦隆——“绘画是一个塑造自我的过程”

作者:    来源:西安美术学院     点击数:

李秦隆

笔名“秦龙”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西安美术学院教授

出版专著:

《李秦隆山水画集》

《山水写生与创作》

《心绘―从兴国寺到吉祥村》

《绘忆长安》

「师者」访谈

【画画这个东西,首先就是要喜欢】

我是 1972 年开始学习画画的,当时我只有15岁。那时候学画的条件不好,大街上的新华书店里一本画册都没有卖的,因此我们学画第一本资料书就是连环画,也就是小人书。那时候如果在朋友那发现一两本老画册,赶快借来反复的临摹。

我所在的中学有几个同学也喜欢画画,我们就经常在美术老师的办公室里一起交流,谈各自学画的事情,在这个氛围中自己画画的兴趣特别大,热爱和自觉是自己当时最明显的学习态度。所以说:对画不怎么喜欢,被动的学是学不好的。

我也经常给同学们讲。画画,特别是拿支铅笔或者钢笔随手就画的方式,能把它跟你的娱乐方式联系起来,那你学画就很主动,这个因素非常重要。在生活中看到喜欢的图案,感兴趣的物体,主动的画下来,慢慢的养成习惯就好了。

我在美院教山水,感觉到记忆力对画画的作用非常重要,国画中讲的"目识心记"、"畅神卧游",就是指记忆和它所要达到的效果。自己的体会是:画画首先在画家的心里面要有那个画的画面感,也是心里有数。而画画的行为,是把内心中的画面复制在宣纸上。在日常生活中,自己画写生对于我来说就是通过写生把自己感兴趣的物象画一遍,它也是往脑子里记一遍的过程。而速写本身对我来说它的使命到此就结束了,因为我从来不用速写稿画画,我画画是把在自己头脑中存储的景观,根据自己的需要组合出一幅画面。

【绘画是一个塑造自我的过程】

咱们是画画的,画画首先要关注周围的生活,比如吉祥村附近特别是咱们天桥底下小贩的那种状态,就是社会生存的缩影,他们给你的启发就是怎么样去认识社会。

我跟咱们同学一起出去写生的时候,我就跟同学说:“写生,画只是一方面,关键是你了解这个社会,看到不同的环境,了解对方的生存状态是什么样的,启发你认识社会、了解人生、然后调整自己,做出一个最佳的选择。这是一个塑造自我的过程。”

我记得和刘文西老师有一个对话很有意思。我陪着他看我们系同学的毕业展,他看了之后,说:这些作品中没有生活,我说:怎么没有?咱们同学的创作都是画自己的生活,画他们的宿舍、同学、父母,刘老师说:“你们画的不是大多数。”他所指的大多数,是劳动人民这个大多数。刘老师按照他的标准,这样说是对的。因为这是刘老师对绘画认识的选择。所以说每个画家对绘画认知的选择都不一样的,百花齐放就是讲多元化。

现在同学们来美院学习,美院最大的优势是它的学画氛围,这是其他地方所没有的。再一方面美院只是培养了你对绘画的认知和眼光,同时也提高了你们审美的水准。在生活中,你所具有的艺术素质,使你们对待自己的生活会有一个有品味的选择,千万不要想着出了美院的门就是艺术家,因为艺术家的形成是一个长期的自我完善过程。一个美院几千个毕业生里面能出四五个有影响的画家就不得了,这是大浪淘沙的过程。又如,和齐白石同时代的画家,画的好人很多,最后为什么只成就了齐白石。中间的原因很多,其中最为重要的是他的选择,他选择了生活化的花鸟画,并形成了自己的图式,也深深的影响了后来者。所以咱们同学对于绘画,怎么画,怎么看,还是要做出符合自身条件的合理选择。

《心绘——从兴国寺到吉祥村》我对美院的感恩

我在美院的生活,分两个阶段,早期是在长安县兴国寺的老美院,然后是西安市南郊的吉祥村的新美院。老美院的环境很有意思,校园是建在一个山洼里,高高低低山坡上绿树丛中的房屋,基本都是四五十年代建的青砖灰瓦平房,校园内安静,人待在这就有种修行的感觉,学校的对面就是田野,往远看就是南山。另外美院最大的特点就是静,非常安静,我们七九年国画专业那时候在西北五省只招 13 个人,七七、七八、七九三届加在一块才一百多个人。所以我觉得那时候美院很单纯,再加上我们这些人都是奋斗了很多年才考上美院,心里面对美院有一种渴望,都想成为艺术家,所以大家学习自觉刻苦,而且同学们自学能力强。

我所编著的《心绘》中第一部分图文,就是表现自己在兴国寺老美院内方方面面的生活。我觉得美院培养了我,慢慢的了解了自己应该画什么,在绘画上应该表现什么,这都是美院教给我的。所以说我画美院这本书,实际上是对美院的感恩,我的初衷就是这样。

《心绘》中表现美院生活是多方面多角度的加以表现和描绘,有些细节很有趣。如书中所画美院的东灶,那个时候食堂都会养几头猪。当猪长大的时候,周围的农民就把猪卷的围墙上打个洞把猪偷走了,然后第二天人们才发现猪没了,只见墙上有一个大洞。

所以说在长安县的历史啊就是和周边村民打交道的一个历史。美院和村民的联系到现在都断不了。就现在的模特有很多还是那个村子的,人家一大早坐车过来。然后给那个模头打电话,哗一下人家就过来了,模特就过来了,然后你一说啥姿势,人家一摆,那很老练。我们那时候模特一来,提了个筐子,然后筐子里面煮好的玉米红薯,模特往那一坐,我们想吃就把钱往那筐子里那一放。

老美院大门外前面是大片大片的稻田,同学们常常在稻子田里去抓青蛙,回来后找搪瓷缸煮熟后,往里放点儿酱油也很香。老美院的生活丰富。最初的几届学生都有知青经历,个人生活能力强,炒菜做肉做鱼都会。个别人还能够做席的,八九个凉菜八九个热菜都没问题。当年在学校住的青年教师。到晚上就在山上的村子里买只鸡,再借来其他老师的高压锅,清炖鸡,白斩鸡配啤酒,之后再往锅里下点挂面一搅,大家一边吃一边聊,吃到半夜两三点钟才结束。

现在我跟你们谈美院就是一种回忆,温故而知新,你们了解西安美术学院的历史,对于你们了解今天的美院也很有帮助。

「师者」作品

《心绘——从兴国寺到吉祥村》部分作品原稿

《绘忆长安》部分作品

西安钟鼓楼

老火车站

大雁塔北

解放商场

李秦隆老师国画新作

西安美术学院党委宣传部主办

版权声明:西安美术学院党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 陕ICP备 02102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含光南路100号 西安美术学院 / 邮编:710065 / 电话:029-88237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