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讲述西美 >> 正文

张晨——“我始终没有走出学校这座象牙塔,把自己最美好的年华都留在了这里。”

作者:    来源:     点击数:

张晨,2004年考入西安美术学院,2012年硕士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美术史论系,同年留校至今。现为西安美术学院讲师,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会员。主要研究方向为西方艺术史,十九世纪欧洲艺术史,艺术史剧场。工作至今共发表论文10余篇,主持校级课题2项,参与国家课题1项,参与校级精品课程1项,参与省级课题2项,出版合著教材两本,2017年获得西安美术学院首届讲课比赛一等奖。

「我的14年美院生活」

初进校园,第一印象就是小。那时候的太极湖还是一片民房,操场上堆满了拴马桩,仅有一号教学楼和宿舍楼。每天早上天还是灰蒙蒙的就要绕着拴马桩跑圈,跑完了就拎着暖壶排队打水。”张晨回忆到,“那时候上课,还用插片式幻灯机,伴随着咔咔的换片声音,我们在并不那么清晰的图片中穿越了一个又一个朝代。“刚刚还在笑着调侃的她忽然感慨万千:“现在的美院绿草如茵,湖光潋滟,变化真的是太大了!”

“我们是史论系2000年恢复建系之后的第4届学生,虽然硬件条件有限,但是师资配备十分‘高端’,而且课程设置很全面,中西美术史、设计史、人类学、田野考察,国画、素描、剪纸、摄影,什么都学。”所以现在张晨也是这样给自己的学生强调:大学期间不要“专”,要“杂”,要打破学科的限制,也就是要有一个广泛的研究视角。

「我们那会上课就跟打游击一样到处跑」

“从一号楼上完课,又跑去二府庄后面的贤达武术学院上课,不大的校园里到处都是我们的身影。”陷进回忆里的张晨不自觉的笑了起来:“二府庄可是我们的夜市天堂,在那里可以撸到最美味的烤面筋,夹饼里夹得全是回忆啊!”说完张晨不禁皱了皱眉头,不经意的裹紧了身上的衣服,好像十几年前的风又刮了过来。

“短短几年时间,二府庄也拆了,现在高楼林立,虽然干净整齐,但少了那么些人间风味。美院也不在是记忆时的模样,教学设施更新换代的很快,从幻灯机到投影仪再到现在的触摸屏多媒体设备,上课时可以看到高清的作品图片,仿佛置身博物馆现场直面作品,比看原作视效还要震撼。”

「一切早已安排好」

2007年的美院开始大兴土木,当时的张晨也和很多大三学生一样面临着考研还是找工作的两难选择。“我们那届一共25个同学,有一半的同学都选择了读研,史论系被誉为美院的中文系,每个人都很拼。”

 

“之所以选择考研,缘起于我的恩师马晓琳教授。马老师有一种特别的魔力,激发了我对美术史的兴趣。”她的课总是充满了新奇,“还记得有一年的春夏之际,马老师带着我们在教学楼下拴马桩旁讲古希腊艺术,路边开满了丁香花,沁人心脾的花香现在还能嗅到,彷佛又回到了大学时代。”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张晨暗下决心,日后要做一个像她一样赋有感染力的老师。“马老师不仅是我的导师,也是我的挚友,更是我人生中的明灯,这或许就是传承。”

「关于未来」

在2004年的入学典礼上,史论系程征教授曾满面春风的告诉张晨这一届学子:“孩子们,欢迎你们来到了人类精神的后花园。在这里,我们的精神世界将永远富裕且充足。

现在的张晨虽也柴米油盐,为人妻母,“但我一旦站到讲台,投入到我深爱的艺术史中,我就能持续地感觉到充足和幸福。工作这几年虽也获得过一些小成绩,但最令我欣慰的是2014年学生评给我的最美教师,这份荣誉会一直鼓励我将‘美’传递下去。”

“我不是班里最努力的,也不是最优秀的,但我肯定是最幸运的。真的很感谢学校和老师对我的栽培和器重,也很感慨命运的照拂,让我得以继续留在学校,和母校一起成长。”

看着张晨老师年轻的脸庞洋溢着热情的笑容,恍惚好像看到了当年她坐在教室上课的模样,这两个身影慢慢跨越时间线重合在一起。

我忽然明白了她的“西美赵丽颖”称呼背后的原因:爱笑、坚韧、热情开朗以及永远的天真赤诚。

——讲述于2018.4.25

西安美术学院党委宣传部主办

版权声明:西安美术学院党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 陕ICP备 02102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含光南路100号 西安美术学院 / 邮编:710065 / 电话:029-88237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