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师生文摘 >> 正文

忆师恩

作者:郭线庐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10日 16:09  来源:     点击数:

陕西省美术家协会主席 西安美术学院院长 郭线庐

无论古今中外,教育对于立德树人、培育和塑造健全的人格品质、提升素养,培育爱国家、爱民族的家国情怀不可或缺,而作为国民教育体系中处于初级阶段和先导性地位的基础教育,对于促进少年儿童发展健康心智、引导养成良好习惯所起到的重要作用更是不言而喻。尽管年逾六旬,且今天仍然坚守和奋战在高等教育战线上的我,回想起小学阶段的快乐学习时光,一件件难以忘怀的童年旧事仿佛昨日重现,令人感怀不已。特别是杜敬齐与赵宛中等先生的谆谆教诲依然言犹在耳,似海师恩令我受益终身。

父母给予我们生命,老师给予我们知识,而知识给予生命以力量。所以,小学老师在我的成长经历中给予我的关爱和帮助,对我日后的求学和工作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当年因为出生月份的原因,本应于1964年上学的我只能延迟一年就读,1965年在西安市莲湖区西北三路小学(今前卫路小学)入学后,我自然就成了年龄偏大的孩子。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学有余力的我在一年级时就自学了二年级的课程,二年级时就提前消化了三年级的内容,甚至可以整段背诵未学课文并解答出高年级算术题,这使我上课时经常心不在焉,不注意听讲。在其后的多次家访中,老师既表扬我天赋异禀,成绩很好,也批评我调皮任性,甚至喜欢在课堂上“抢话”,不尊重老师,以致每每家访过后,我总免不了经受家人严厉的训诫和“皮肉之苦”的“洗礼”。然而,杜老师、赵老师却根据我平日的学习表现和成绩,多次向学校推荐包括我在内的几位同学提前“跳级”到六年级学习,我从四年级直升毕业班后以优异的成绩顺利毕业。此后多年,当两位老师得知我接连考取大学和研究生的喜讯后,逢人便夸我是他们的“得意门生”。

我自幼受到良好的中国传统文化教育,有缘在书画方面有些熏陶和基础。杜老师和赵老师在发现我这方面特长后,就安排我参与学校举办的各类书画、编写黑板报等活动,让我这个爱出风头的小家伙多少有些沾沾自喜。可当我看到杜敬齐先生手书工整、漂亮的小楷批改作业时,震撼得如看到了碑林碑帖上的文字一般,而此后我习字习画的认真执着态度,在老先生治学精神的带动和影响下一直延续至今。此外,在我的印象中那时除了学习语文、数学等基础文化课知识,老师还会穿插讲解《三字经》等经典历史文化典籍,这让我平生第一次感受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和魅力。在这段难忘的小学阶段学习历程中,我从他们身上不但得到了知识的滋养,更获得了极为重要的人生感悟:一是教书育人要像先生们那样爱生如子,二是对待传统文化要像先生们那样坚守初心,三是对待工作要像先生们那样勤奋敬业无私奉献。

在第36个教师节来临之际,让我们共同深切缅怀为中国发展进步和民族振兴,为国家人才培养事业打下坚实基础的老一代教育工作者们,并向正在基础教育战线上砥砺奋进的教育界同仁致以诚挚的问候和节日的祝福。让我们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矢志做能教善育的良师,倡导崇智尚学的社会风尚,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为培养出更多更好能够满足党、国家、人民、时代需要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不懈奋斗。

西安美术学院党委宣传部主办

版权声明:西安美术学院党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 陕ICP备 02102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含光南路100号 西安美术学院 / 邮编:710065 / 电话:029-88237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