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讲述西美 >> 正文

杨乾钊——「那个时候,人与人之间关系都特别的亲近」

作者:    来源:     点击数:

杨乾钊,曾用笔名杨前,重庆巴县人。西安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西安水彩画学会副会长。1978年任教于西安美院工艺系。1994年后任西安美院成人教育学院常务副院长,获得省优秀教学成果奖、成人教育先进个人奖等多种奖励。并在繁忙的教学和行政工作之余坚持科研、创作,于近年发表专著、出版画册、参与编著辞林等10余部(册)。

「那个时候,人与人之间关系都特别的亲近」

那是春日的西美,明湖水暖,学子如织。阳光和煦,杨乾钊老师家中一屋光影。在四壁画稿与墨迹交叠的气息中,他频频笑着,一番亲切自然的招待,又缓缓开启时间的阀门。

 

他在沙发上轻靠着,把与西美直接的渊源从最开始讲起:“一开始我在四川美院附中留校任教,赶上大跃进,结束之后又回到学校。想到中国正在大力发展经济,我就选择去学习工艺美术。毕业过后,我被分配到工厂搞设计,在厂里面也经历了文化大革命。当时我们在图案室买了一本香港时尚杂志,工人看见后,就对厂长说我们在宣传黄色刊物。”

了解这个情况后的杨乾钊赶去给厂长解释:“黄色不是看衣服穿的多还是少。我们这个,虽然穿的单薄了,但很健康的。但他就是不理解,不理解我就走咯。”话到此处,老师有些感慨,又有些云淡风轻外的俏皮,“最后我感觉自己还是喜欢学校的生活,就申请调到了西安美术学院。

待杨乾钊风尘仆仆地来到他即将为此倾注半生的美院时,已是七八年。这一年,文化大革命的身影消失不见,西安美院亦开始招生。

“招第一届时我就调到学校了。那时候一个班十几个人,大家都刚到学校,又是第一届学生,虽然年龄大的有30多岁,小的十七八岁,但是彼此关系都特别好。”对于这第一届学生,当时担任染织专业专业课教学与班主任的杨乾钊是分外怀念的,“我就感觉那个时候,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都非常的亲近,学习风气也特别好,有什么问题我们就互相探讨互相学习。”

“当时学校在兴国寺,我们课余就跑到河沟里面抓螃蟹。”当回想到这些老故事,屋子里顿时充满欢笑声,这位随和的老人也笑弯了眉眼,“学也学了,玩也玩的很开心。那时学生也少,从学校出来了,在工作中都是骨干。那一批学生基本上每年都会聚会,彼此间的关系并没有淡忘,非常友好。现在的学生呢,彼此间就没有那种感觉了,好像过了几年就都不认识了,”下午阳光中,杨乾钊娓娓感叹着,带着稍许停顿,“我有时就在想啊,你说这种风气怎么会变,怎么样能把这个风气转过来,师生关系同学关系,怎么能让他融洽。”

「我就这样跑,用两条腿硬把成人教育办了起来」

杨乾钊有着几段丰富曲折的教学经历,在采访者听来甚是传奇,但老人出口时,却有着岁月沉淀的随和:“八一年,省纺织品公司希望我们给他培训一批设计人员。当时就成立了进修班,学生就是从工厂中抽出的工人,半年一期,就在我这学习,带了四期。进修班每期都有个毕业展,领导过来看,很惊奇地问我咋搞的,‘这就半年,你咋让一群啥都不懂的人学会做设计、画画的?’这样看,当时的进修班搞得还是比较成功的,不光培养了一批可以完成设计的人,还培养了一些画家。

或许正是应了那句“能者多劳”,杨乾钊老师的教育与行政事业就这样逐年蓬勃。其中还发生了许多有意思的事儿:“80年代国家搞改革开放,学校就找我商量怎样响应一下政策。之后就找到民政局的生产处处长,和他一起商量,办一个工艺美术研究开发联合体。在当时我们是西安第一家装饰装修公司,也没有人和我们竞争的,所以做的也比较红火,为学校赚了不少钱。之后每次学校给发奖金的时候,总是多给我50块钱,中国刚刚才改革开放,大家对钱看得还是比较重视的,就有人有意见了:他为啥要多拿?领导就说没办法,‘他赚的钱嘛。’既然赚了钱,就要为大家做点好事,我就给工艺系的老师每人配了个煤气灶煤气罐。”

采访时的天气甚好,杨乾钊大半身子沐浴在阳光下,语气悠闲,像说着家常闲话:“之后因为一些原因,我闲着了。刘文西就叫我负责成人教育——之前是培训班。我就这样跑,用两条腿硬把成人教育学院办了起来,成了成人教育学院的常务副院长,之后就一直干到了退休。

「我印象最深的几个学生」

杨乾钊操着一口四川语音,这是他在西安生活几十年也未更改的:“我印象比较深的一个学生,曹金梅。她有一段时间脚部感染,大面积溃烂站都站不起来,都是同学背她来上课。那时候学习的气氛浓到晚上都不回去睡觉,我晚上赶他们走都没用,除非我要把教室门反锁了,他们才会老实的回去休息。都是耗费大量精力去搞艺术,你想想看她脚都伤到根本站不起来了,还要坚持来上课,不容易啊。现在她是一个高级优秀美术教师,之前还带她的学生来看过我。”

设计系现在的苏克老师,之前也是杨乾钊先生的学生,杨乾钊对他的印象非常深刻:“在他考学前我就有和他见过,他考入之后毕业留校,我安排他去宝鸡农村那边锻炼体验生活。"苏克走之前,杨乾钊老师就给他说:“你去宝鸡那教学,一个是体验生活,第二就是提升专业水平。”

同时,杨乾钊老师让他把以前的课堂作业全部重做一遍,苏克果然”不违师命“:“他回来后拿给我看,哎呀,我很满意。”杨老先生话音之间皆是赞叹,“苏克这个人,我一看他就知道是真正搞学问的,不合潮流。”

采访临近尾声时,杨乾钊老师带着我们看了许多他的作品:“其实最开始我是想学油画的,因为我是被我姨夫刘艺斯(四川美术学院教育处长)影响,从小看着他干这个,感觉很有意思,特别享受这个过程。”

当问到为什么选择画水彩时,杨乾钊老师又笑了笑,眼镜镜片细微泛着光:“是这样的。退休之后我不知道去干嘛,就画了大概半年的国画。我当时画的线描的东西比较多,大家看我这又不像国画,都是写生的东西,比较写实,朋友就问我为什么不直接画水彩,那就试试呗。”

这一试就又是好多个浓缩的光阴:“之后感觉挺有意思,就不停的画,每天早上四点钟起来画一张,再去上课。就这样一直坚持每天一张,现在也经常是几天画一张,一年也得画一百多张,越来越想画。”就这样,那些春花秋实、素湍绿潭、溪涧瀑布,那些生命繁衍丛生的深林,他都一一描绘在纸面,重现于生活之间。

杨乾钊老师是这样全身心的投入水彩创作,西安美术学院副教授何克加老师如是评论道:“先生是勤奋的,这勤奋源于他对美术的至诚挚爱,也源于他积极向上的健康心态。当他找准了一种展示自我的形式、一种负载性灵的载体,就会一头扎进去,心无旁骛不再回头,慷慨地投入精神的追求。”

就在2018年10月17日下午,“幻彩艺旅--杨乾钊水彩画作品展”于西美西部美术馆开启,这是杨乾钊老师六十二年艺术生涯中不可或缺的一次个人作品展。本次展出并引起了业界高度关注与极好回响,从开幕式上的大咖云集,到直至展览最后一日仍络绎不绝的观众,人们沉浸在其作品中的无限自然光色、百态生灵意趣中,此次个展无疑非常成功。

热爱生活、热爱自然、热爱艺术,怀揣着这么丰富情感的杨乾钊老师,现今亦在不断创造。方寸之间可见瑰丽,纸笔之间明亮耀眼,或许,这是这些艺术的星星点点,造就了杨乾钊老师可亲可爱的,这么多年。

2018年4月13日

讲述于西安美术学院

西安美术学院党委宣传部主办

版权声明:西安美术学院党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 陕ICP备 02102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含光南路100号 西安美术学院 / 邮编:710065 / 电话:029-88237978